兼并重组:赛迪经智    城市经济:赛迪方略    企业管理:赛迪经略    信息工程设计:赛迪设计

卖“碳”翁 出去卖不如在家卖

2015-04-13   网易科技   雷洋

  与历届的气候大会一样,近日在秘鲁首都利马举行的气候大会(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》第20次缔约方大会暨《京都议定书》第10次缔约方大会)也经历了艰难的协商讨论过程,在经过30多个小时的“加时赛”后,终于在当地时间14日凌晨2时(北京时间15时)左右宣告闭幕。国际气候政策是碳交易行业生存发展最重要的基础,每一次气候大会都牵动卖“碳”翁们的神经。随着气候大会中探讨话题的深入、利益冲突的暴露,碳交易行业的未来也愈发扑朔迷离。

  国际公约落地,国外碳交易走在前列

  任何一场危机的背后都是一个商机,碳交易行业的兴起也正是基于气候变化的危机。《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》和《京都议定书》是气候变化最重要的两个国际公约,对主要工业发达国家提出了在第一承诺期(2008-2012年)完成5.2%碳减排量的要求,由此催生国际碳交易市场。在欧洲、美国、日本等国家或地区,碳交易已经形成类似于股票交易的二级交易市场,众多企业、专业投资机构积极参与到“核证减排量”(CER)交易,甚至出现了碳现货、期货、期权等金融产品及衍生品。2007年,全球碳市场交易额为600亿美元,2012年为1500亿美元。欧洲国家的CER需求为全球总量的75%,日本约为20%。据联合国和世界银行预测,在中短期内,全球市场交易规模可达到2000亿至2500亿美元,超过国际石油交易规模。

  国内卖“碳”翁兴起,CDM项目“卖”出国门

  根据“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”的原则,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中国,在第一承诺期暂不需履行温室气体减排义务。根据《京都议定书》清洁发展机制(CDM),发达国家为达到限定的量化减排指标,可向发展中国家提供技术和资金购买CER,发展中国家则可实施减少温室气体排放特定项目,向发达国家出售CER。目前,我国是国际上最大的CER供给国。据世界银行统计,我国的CDM项目提供了全球70%左右的CER需求。巨化股份、三爱富是国内最早涉足CDM项目的上市公司。截至2014年11月,在我国CDM项目中,已批准项目5059个,已注册项目3806个,已签发项目1424个。按减排类型来看,中国CDM已批准项目数最多的是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类。已签发项目估计年减排量为336,922,606吨二氧化碳当量。

  除了直接的CDM项目开发,卖“碳”产业链逐步延伸,形成了初步的碳交易行业体系,业务涵盖碳交易咨询、碳交易中介、碳交易平台、碳金融、碳审计等方面。目前,我国已经在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深圳建立了环境交易所,担负起参与国际碳交易的功能,年均碳交易额为22.5亿美元,远低于国际上1500亿美元的总规模。围绕CDM项目中介、咨询等服务,兴起了北京天擎动力国际清洁能源咨询有限公司、北京易澄信诺碳资产咨询有限公司、清能投资咨询(北京)有限公司、湖南省CDM项目服务中心等一批机构,部分机构甚至开始实施上市计划。在碳金融方面,以兴业银行为代表的商业性银行已经逐步开始尝试CDM项目直接投融资、碳权交易、碳资产抵押等创新金融活动,但CER二级市场发育依然基本处于停滞状态。

  国际环境突变,国内市场是卖“碳”翁唯一出路

  《京都议定书》第一承诺期已经到期,第二承诺期(2013-2020年)还存在很大的变数,而且减排力度和约束力也大不如第一承诺期。受累于欧洲经济危机,欧盟已经失去对气候变化的绝对领导力,对气候变化国际合作已经热心不似从前。欧盟仅表示原则上同意加入《京都议定书》第二承诺期。全球温室气体排放第一大国的美国退出了《议定书》,日本、俄罗斯、加拿大表态拒绝任何形式的《议定书》第二承诺期法律文本。国际政策的不确定性决定了我国单纯的CDM碳交易模式将面临巨大风险,我国必须为碳交易寻找新的出路。

  其实我国这种单纯输出CDM产生的CER的模式早已显露弊端。在国际碳交易市场中,由于国内碳交易市场的缺乏,碳交易的市场和标准都在国外,我国在碳交易价格方面缺乏话语权,中国处于整个碳交易产业链的最低端。国外自身碳减排的成本大约为100美元/吨二氧化碳当量,但通过在中国购买CER仅需花费20美元/吨左右的价格。中国为全球碳市场创造最多的CER,被发达国家以低价购买后,包装、开发成价格更高的金融产品在国外进行交易。因此当前国内的CDM项目类似于是一种贱卖初级产品的行为。

  实际上,我国政府高度重视碳减排责任和义务,在哥本哈根会议上,我国政府曾承诺到2020年,单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%-45%,并作为约束性指标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长期规划。在第二承诺期,我国在国际社会中将会承担起更重大的碳减排责任,基于我国巨大的减排任务,我国很有可能会成为CER进口国,碳交易价格很有可能会维持在较高水平,贱卖过CER的中国企业将要开始高价回购CER。因此,当前中国政府需要在自身碳交易市场建设上多下功夫,掌握碳金融主动权,而相应地,碳交易行业中的卖“碳”翁们应该转变思维,尽快占领国内碳交易市场的先机。

  低碳时代来临,国内碳交易全面铺开为时不远

  我国国内的碳交易市场尚处于起步阶段,未来将形成一个规模化、有流动性、具有金融特征的市场。根据官方确定的2020年碳强度大幅降低等节能减排目标,2015年前,在低碳、节能等领域,中国将有6万亿元的巨大市场。国家发展改革委预计到2020年,每年碳排放许可的期货市场价值将达到600亿-4000亿元,另外市场价值更小的现货市场将达到10亿-80亿元。

  其实早在2011年,国家发改委就下发了《关于开展碳排放权交易试点工作的通知》,批准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重庆和深圳七省市开展碳交易试点工作。截至2014年10月,全国7个碳交易试点省市,共完成1375万吨二氧化碳交易,累计成交金额突破了5亿元人民币,交易价格每吨从20元到70元。2014年12月,国家发改委又发布了《碳排放权交易管理暂行办法》,中国碳交易市场在全国全面铺开已经提上日程。碳交易行业,归根到底是一种专业化、商业化的环境服务业,是实现低碳经济的重要支撑,卖“碳”翁们能否成功转变,不仅决定了自身的生死存亡,也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国内碳交易市场的推进进程,影响中国低碳经济的发展。(本文作者为赛迪顾问原材料产业研究中心雷洋)

标签:碳,环保,碳交易市场
0